超长期国债“批量”供应稳健理财产品供给或增加
发布时间:2024-06-11
 超长期国债近期“霸榜”热搜,自5月开始至11月中旬,将有1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陆续“上架”。由于存款利率不断下调,资产荒持续发酵,超长期国债一度成为香饽饽,受到资金热捧。  不过有市场分析表示,今年发行的特别国债为记账式国债,记账式国债的交易价格随市场行情波动,如果投资者买入后不持有到期,而是在二级市场上卖出,有可能会承担因为市场利率上升、债券价格下跌而造成的损失。  财政部6月7日第一次续发行

  超长期国债近期“霸榜”热搜,自5月开始至11月中旬,将有1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陆续“上架”。由于存款利率不断下调,资产荒持续发酵,超长期国债一度成为香饽饽,受到资金热捧。

  不过有市场分析表示,今年发行的特别国债为记账式国债,记账式国债的交易价格随市场行情波动,如果投资者买入后不持有到期,而是在二级市场上卖出,有可能会承担因为市场利率上升、债券价格下跌而造成的损失。

  财政部6月7日第一次续发行2024年超长期特别国债(一期)(30年期),发行总额达450亿元。据了解,本次续发行国债为30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票面利率与之前发行的同期国债相同,为2.57%。续发行国债的起息日、兑付安排与之前发行的同期国债相同。本次续发行国债招标结束至6月11日进行分销,6月13日起与之前发行的同期国债合并上市交易。

  与此同时,财政部网站披露2024年超长期特别国债(三期)发行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称,招标时间为6月14日10:35至11:35,本期国债为50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招标面值总额350亿元。本息兑付日期为:自2024年6月15日开始计息,每半年支付一次利息,付息日为每年6月15日(节假日顺延,下同)和12月15日,2074年6月15日偿还本金并支付最后一次利息。根据财政部安排,本期国债招标结束至2024年6月17日进行分销,6月19日起上市交易。

  自5月以来,超长期国债纷至沓来,从财政部披露的发行计划看,年内将发行1万亿元超长期特别国债。《2024年一般国债、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有关安排》显示,国债发行期限分别为20年、30年和50年,发行次数分别为7次、12次和3次,发行时间从5月至11月中旬。

  对于超长期国债的发行的背景和原因,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总监冯琳对记者表示,本轮发行的超长期特别国债专项用于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既可以在短期内起到拉动投资、稳经济的作用,从中长期来看,也有助于促进发展和安全的动态平衡和良性互动,夯实长期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冯琳介绍,由于重大项目建设运营期限较长,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可以更好匹配长期限项目融资需求,增强财政对长期限项目的资金保障能力。尤其考虑到近年地方财政收支矛盾较为突出,今年发行的1万亿元特别国债资金中会有5000亿通过转移支付方式给地方使用,这样就可以和新增专项债形成配合,既可以减轻地方政府投资支出负担,缓解地方财政在重大项目投资方面的资金约束,又有助于优化中央和地方债务结构,降低政府债券融资成本,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由于具有无违约风险、收益稳定、利息免税的优势,特别是在资产荒背景下,超长期国债成为风险偏好较低的稳健型投资者的理想选择,市场一度出现较为明显的“抢券”行情。

  5月22日,我国首只3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24特国01”上市交易,上午开盘后价格大涨25%,触发两次临时停牌。银行柜台端,5月27日,2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面向个人投资者发售,银行开售几分钟后额度便已售罄。

  热情也传导到了30年期国债ETF的身上,此前由于市场担忧长端利率会继续下行,30年国债ETF在3月时一度冲上115元以上,随后几经起伏,4月底盘中一度达到115.82元。随后央行多次对长端利率表态,导致以30年国债收益率为主要标的的长债逆转了持续下行的态势,市场投机炒作情绪得以迅速降温,30年国债ETF高位跳水,如今在110~112附近区间震荡,交易活跃度也大幅收缩。

  超长国债可能会对理财市场形成深远的影响。冯琳认为,随着银行存款收益率持续下降、大额存单停发等,市场缺乏安全资产,投资者对国债的投资需求相应增多,这进一步推升了投资者对超长期特别国债的认购热情。可以看到,近期存款向理财“搬家”的现象明显,主要原因是银行继续下调存款利率,加之手工补息、高息揽储行为被禁止,导致存款收益进一步降低;另外,今年以来债市整体走牛,债券价格上涨推升债券类理财产品的投资收益,也是驱动存款向理财“搬家”的重要原因。

  不仅产生直接的影响,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除了参与超长期特别国债的一二级市场外,通过理财产品配置相关底层资产的策略也将成为资产配置的重点关注方向。艾文智略首席投资官曹辙表示,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可以为金融机构提供更多的投资机会和资产配置选择,随着超长期特别国债的陆续发行,金融机构需要开发相应的理财产品来满足投资者的需求,如何根据市场需求开发出适合不同投资者需求的理财产品,也是值得关注的方向之一。

  排排网财富理财师曾衡伟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个人投资者通常无法直接通过发行系统参与超长期特别国债的招标购买,他们主要通过交易所市场或商业银行柜台市场购买和交易这些债券。由于30年期国债的期限相对较长、收益率存在波动风险等因素,投资此类产品通常需要投资者具备较丰富的投资经验和一定的风险承担能力。这种投资门槛可能导致了部分投资者对30年国债持谨慎态度,从而影响了其销售表现。此外,部分银行对购买30年期国债的客户设置了风险评级要求,如招商银行仅对风险评级A3及以上的客户开放购买权限。这一限制条件可能进一步限制了潜在投资者的参与,对30年期国债的销售造成了一定影响。

  不过购买国债并不是稳赚不赔的,今年发行的特别国债为记账式国债,记账式国债的交易价格随市场行情波动,如果投资者买入后不持有到期,而是在二级市场上卖出,有可能会承担因为市场利率上升、债券价格下跌而造成的损失。

  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张虎:粤港澳大湾区以不到全国0.6%的国土面积,创造了全国1/9的经济总量

  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张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启动以来,持续推动创新资源高效集聚

  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张虎:粤港澳大湾区“骨骼”更强壮,“血脉”更畅通,“根基”更坚实